回想那一刻,我从来没有如此幸福过。你是否曾体会过那种铆足了劲地做着一件旁人和自己都不看好的事,最终以开拓者的姿态走到梦想面前,并且准备拥抱宏大的未知的未来时的狂喜?知道自己是第一个通过自主申请,获得超过2/3的奖学金,并且最终成行的中国大学学生——多赞的感觉!         (2011.05.18)

 

如同无数个记忆中的下午,西溪晓风书屋的秋千依旧在摇,《水墨丹青凤凰城》的韵律依旧环绕,我忙里偷闲地翻阅着当天选中的书籍,仿佛已经将越来越迫近的“死期”(deadline)抛之脑后。信手翻阅的间隙,我偶然瞄见了一段真假难辨的名人轶事:

一个在时装界功成名就、荣誉等身的模特接受杂志专访,记者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回顾你的一生,最幸福的是什么时刻?”佳人脸上露出悠远的神往,轻启朱唇说道:“最幸福的一刻,十六岁,当我第一次翻开《战争与和平》的那一刻。”

我突然想问问自己:那么,你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呢?

甚至不需要思考,答案自己跳进了我的脑海:“二十岁,在巴哈马,当我站在环球旅行的MV EXPLORER面前,准备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

 

回想那一刻,我从来没有如此幸福过。你是否曾体会过那种铆足了劲地做着一件旁人和自己都不看好的事,最终以开拓者的姿态走到梦想面前,并且准备拥抱宏大的未知的未来时的狂喜?知道自己是第一个通过自主申请,获得超过2/3的奖学金,并且最终成行的中国大学学生——多赞的感觉!

我打的无数电话,给父亲和母亲写的一封封家书,说服他们支持我的决定。我来了。
我处理的无数表格和文案工作,为了入学和奖学金熬夜申请写的七篇文章。我来了。
我给小秘发的一封封邮件,为寻找财政支持四处化缘,拜访各界众多人物。我来了。
我在出国申请的双重压力下精神紧张,自我怀疑,动摇着,眼看坚持不住。我来了。
我为了办理八国签证奔波京沪杭三地,在火车上读论文,在飞机上填申请。我来了。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经历过什么令自己格外自豪的时刻。而那一刻,真的不一样——为了那开拓者的一刻付出太多努力,最终梦想成真。

而现在回忆起来,最惊人的就是——那一刻,我竟浑然不觉,平静地上了船。

 

也许,那不仅仅是一个幸福的巅峰,而是一个幸福的开始。

在印度的寄宿家庭,虫鸣和夜色浸润的凌晨四点,我感到自己仿佛与久违的生命之光相遇,在洗手间点亮昏黄的灯,一笔一划写下我对人生之路的求索。

在越南的街头画店,偶遇笼罩在深深浅浅绿意中的写意油画,静静淌过的湄公河上两叶小小的扁舟,激发出我灵魂深处所有对自然的敬意和对爱情的向往。

或者在加纳手鼓热情的节拍中放声高歌,或者在夏威夷的熔岩上亲近倔强的花……
那也许就是幸福的形状。

 

虽然距离这104天环游世界的结束尚不足月,那些横跨大洋的眩晕和颠簸,与独自旅行的见闻与感悟,已经遥远得仿佛前世的梦。

但在这相隔遥远的平凡下午,偶然想起那情那景的时刻,我仍然被幸福的感觉紧紧环绕。

谢谢你们给我这个世界。

 

本文链接: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轩的小航海时代,近期将会开始和大家进行交流。

阅读更多赵轩[《追寻生命之光——环球游学,那些并不遥远的故事》][2]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文章:
http://feed.feedsky.com/gypn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讨论,或者在新浪微博上面关注我们。

[2]: http:// hicape.com/2011/07/diaries-zhaox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