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愿与这些温暖的良心站在一起。远离私欲膨胀的金融中心,无关故作姿态的精英教育,甚至没有什么世俗的成功可言——这些年轻的赤诚的心,才真正值得我们感到卑微,才值得我们尊敬和向往。

是对人性的培养,灵魂的启迪,而不是对于narrow career的训练,才是教育应该带给我们的东西。

Five Minutes Film Festival @ SAS 2011 Spring,SAS历史上第一个电影展,也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好的“电影节”。时常见到T台下有人端着笔记本急匆匆地记录着什么,但端着笔记本在大屏幕下摸黑写笔记的人,估计不好找。可这两幅场景只是形似,神却迥异。一个是为挥金如土的消费主义喝彩,另一个,却因为受到了常常捉襟见肘的人道主义的触动。
但我愿与这些温暖的良心站在一起。远离私欲膨胀的金融中心,无关故作姿态的精英教育,甚至没有什么世俗的成功可言——这些年轻的赤诚的心,才真正值得我们感到卑微,才值得我们尊敬和向往。
这些走近穷苦和需要帮助的人群,用爱和关怀温暖他们,用自己的镜头发出声音,努力让世界听到的人。

 

今天的电影节短片,很多是我们在各国做的service trip的回顾,以及以人道主义为题材的旅行感悟。
有一个短片讲述的是在加纳一天两夜的Operating Hunger Trip,凌晨3点坐大巴去遥远的贫困村,给当地的孩子发午饭吃。很简单的故事,很干净的镜头。

 

另一个短片回顾了我们走过的每一个国家,从巴西,到加纳,到南非,印度,到越南。

 

印象最深的是Addie的短片。她是我在图书馆一起工作的同事,也许正是因为与她相熟,所以我才会格外有感触。短片的主题是贩卖人口,源自她高中时做的一个senior project。短短几分钟,也谈不上有什么故事,仅仅就是一些被买卖的黑人孩子的图片,一些黑底白字的陈述和问题。放映结束,身材瘦弱的她戴着连衣帽子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间,话不多,仅仅说她一直想帮助那些被贩卖的孩子,直到现在都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捐一点钱。听完她的几句话,我就在自卑地想——用那句老话说——“同样是人,怎么境界的差别就这么大呢?”
她散场的时候路过我,我只是握住她的手,对她说,“做得好!我崇拜你!”
这是那种温暖得如同向日葵的心,是我们愿意与之相识的人。
也许不仅仅是我,Semester At Sea中的很多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做service trip?我们只能分发一顿午餐,我们只能在下午搬运一点砖头,我们只能教孩子们画几幅画……我们能给他们的太少,相反地,他们教我们的太多;与其说是我们在帮助他们,不如说是他们不介意我们的打扰,在无私地帮助我们学习这个世界。既然我们的一点志愿服务无异于杯水车薪,为什么我们还要这样做下去?
今天,他们中的一个人在电影里告诉了我答案——虽然对于我们而言,也许只是平常一日的旅行,但对于越南小村庄里的孩子,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外国人,对他们而言,这也许就是童年里真实的快乐,一次记忆深处的闪光点。更重要的是,仅仅是一起画两张画、唱一首歌,他们却能从中感受到外面的世界对他们有多关心,感受到了长久的温暖和爱。
这让我突然想起来在印度Chennai的时候,我的host family带我去城边一座TB(肺结核)/AIDS疗养院参观。同其他非营利组织一样,这里也面临财政赤字,但还是在负债向穷人们提供疗养。这些穷人大部分不识字,没有经济能力,有许多也没有任何家人照料。工作人员将音乐与治疗结合在一起,每天由病人点播自己最喜欢的音乐,然后不久就会在广播中播出。我们的第一反应常常是,听几段音乐对治疗肺结核或者艾滋病能有什么帮助?但后来想想,原来音乐本身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有一种方式可以使得他们感到被关心、被照料——有什么能比患病中的爱更美好呢?在那里,我们虽然没有和病人有直接接触,但工作人员让我们为病人们录下了祝福。我清唱了一首《明天会更好》,作为来自中国学生的祝福。也不知他们是否听到了那首曲子,他们是否能听到陌生语言中熟悉的关怀。

 

而通过今天的电影节,我明白了service trip另一个更重要的意义所在。
诚然,我们太渺小,太无力,做一次志愿服务,什么都改变不了。但我们会把这里的信息带回去,带给世界。今天,那些有良知的心灵把来自远方的信息用镜头传达给我们。如果我们沉睡的心灵能被唤醒,那么明天,我们各自回到家乡,就可以把那里的境遇告诉世界。
不仅仅是人道主义一个主题,又比如对文化多元性的尊重和欣赏。有另一个在泰姬陵前跳舞的短片,已经在Youtube上达到了惊人的点击量。看着这些短片,我甚至觉得难以置信——你想象不到这艘船上有多少才华横溢的人!他们如何做到这一切!

 

文章结束前突然想到,这段时间决定去哪所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我询问了一些人意见,他们其中不乏对常青藤大学颇有微词者,觉得常青藤的人太snobbish。也许这并不是酸葡萄心理,而是精英教育用金砖铺出来的道路到底通向哪里,华尔街还是国会山,这些教育是不是太自私。

这艘船上,极少有来自东西海岸名校的学生。但不是又如何?他们一样才华横溢。不仅如此,他们还有温暖的良心,卑微地贴近大地,诚挚地梦想,执着地活着,热忱地爱。是对人性的培养,灵魂的启迪,而不是对于narrow career的训练,才是教育应该带给我们的东西。

 

本文链接:[http:// hicape.com/2011/08/semester-at-sea-chp2-3/
][1]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轩的小航海时代,近期将会开始和大家进行交流。

阅读更多赵轩[《追寻生命之光——环球游学,那些并不遥远的故事》][3]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文章:
http://feed.feedsky.com/gypn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讨论,或者在新浪微博上面关注我们。

[1]: http:// hicape.com/2011/08/semester-at-sea-chp2-3/

[3]: http:// hicape.com/2011/07/diaries-zhaox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