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是我。我活着。我呼吸,心跳,唱歌,舞蹈,亲吻,感受,像一丛山间繁茂的野花,带着露滴的晶莹,暖阳的和煦,泉水的澄澈,山风的轻盈,活得绿意盎然。

 

赤脚的舞步,妖娆的节拍,缀满铜钱的肚皮舞舞巾,哗啦啦响得肆无忌惮。阳光下的舞姿晃花了我的眼,却澄明了我的心。就在那瞬间,我突然有种顿悟的感觉——原来出世不需要出家。

如果突然觉得Ph.D.生活了无生趣,为什么不休学去印度学一年肚皮舞,或者去非洲学打手鼓。回来之后,我为大家义务当老师,我们一群人至少可以带着镣铐跳舞。

如果觉得再不想回到生活的老路,那么便离开罢,回到现实世界后做一名肚皮舞老师,或者把非洲鼓热烈的节奏带给城市森林里怅然若失的灵魂,指给他们看那失落的光芒——酣畅淋漓的敲击声伴着跳跃的舞蹈,若能在加纳的短短两小时之间释放我生命的能量,那么,它也能给都市挣扎的灵魂们带来“活着,爱着,笑着(Live. Love. Laugh)”的甘霖。

我也将不再是论文数据库里一段冷冰冰的符号,在飞速运转的世界里某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孤单,为零点几的影响因子计较或是嫉妒,直到发狂。我说,我是我。我活着。我呼吸,心跳,唱歌,舞蹈,亲吻,感受,像一丛山间繁茂的野花,带着露滴的晶莹,暖阳的和煦,泉水的澄澈,山风的轻盈,活得绿意盎然。

做活泼泼生长在自然里的常春藤,不做精致妆容下迷失而空洞的瓷花瓶。纵然对高跟鞋和连衣裙的爱恋无法改变,我依然不想伤害我杂草般浓密却不乌黑的头发,不想用眼线笔和假睫毛掩饰我二十年的单眼皮。

如果哪一日倦了,就带上笔记本和照相机,再次登上MV EXPLORER去云游世界。我们可以一路走一路歌唱,给需要欢笑的地方带来欢笑,给需要歌声的人们带来歌声,我们,也将载着满满的收获归来。

我想有一件收藏室,挂着我一路收藏的油画和水彩,装满我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工艺品。若是收藏太多,家里装不下,便开一间路边小店,可以把美丽的夏威夷贝壳项链或非洲椰子壳发簪装点甜美可爱的姑娘。

我依然想要一支笔和一沓纸,一盆吊兰和一个阳光栖居的书架。我热切地盼望着年龄带给我的从容和智慧。

我想要这样热烈地活着,虔诚地爱,三十二岁时还像我的肚皮舞老师一样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十三岁时还像淼淼姐一样腰身纤细,穿着袅袅婷婷的旗袍。

 

后记

也许是机缘巧合,我在奔赴Semester At Sea的飞机上,第一次看到《Eat, Pray, Love》这部电影。和Semester At Sea一起,这部电影给我展示了狭窄的视界之外,世界还有无限可能。

Semester At Sea让你更相信自己,让你眼中的世界变得更小。既然像“环球旅行”这样遥远而不切实际的梦想,你都可以走到她的面前,可以在陌生国度独自旅行,那么,你还可以更有力量。

感谢我可爱的父母给我的教育、理解和支持。祝妈妈母亲节快乐!

 

2011.05.07

本文链接:[http:// hicape.com/2011/07/semester-at-sea-chp2-4/
][1]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轩的小航海时代,近期将会开始和大家进行交流。

阅读更多赵轩[《追寻生命之光——环球游学,那些并不遥远的故事》][3]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文章:
http://feed.feedsky.com/gypn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讨论,或者在新浪微博上面关注我们。

[1]: http:// hicape.com/2011/08/semester-at-sea-chp2-4/

[3]: http:// hicape.com/2011/07/diaries-zhaox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