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ZhaoXuan 赵轩

趁年少疏狂,环游世界,此举虽令人神往,然海上常有风浪,每至身体极度不适,总念及故乡种种好处,顿生去国怀乡之感。所幸从友人处借得《浮生六记》与《东坡拾瓦砾》二书,闲暇之余,信手翻阅,常常拍案击掌,前仰后合,便也欣然忘忧。加之旅行每至一处,每观一景,心中必念及诗词成语,又随身备中式茶具一套,不时小酌两杯。凡此种种,暂可寄吾怀乡之情。

三月廿八,“海上学府”行船至中国领海,此二日离香港转赴上海,课程停开,故同船者多弃船登岸旅行,散去九十。吾囊中羞涩,独自居于船上,闲来无事,读书品茗,乐得逍遥。然举头西望,念及故国所去不远,杭城春意渐浓,而吾依然归期未至,顿感百味杂陈,恍惚不能自已。兴致偶至,东施效颦,作拙诗聊寄我心。又书中偶得佳句,念“当时只道是寻常”,虽语义不甚相关,然大为惊艳,便执意取该句作此篇副名。

 

行舟两万里,去国百余日。

浮生梦如何,一朝还故乡。

凭栏临海望,依稀识山河。

不知关山月,今夕照何方。

左手沈三白,右手苏东坡。

独品旧茶味,聊寄故人情。

遥想江南春,应是好时节。

苏堤杨柳意,西溪鸟相闻。

南屏沉晚钟,山色日渐浓。

空蒙奇雨落,清风皓月明。

西湖一勺春水,阅尽千年离情。

春光好,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矣!

 

本文链接: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轩的小航海时代,近期将会开始和大家进行交流。

阅读更多赵轩[《追寻生命之光——环球游学,那些并不遥远的故事》][2]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文章:
http://feed.feedsky.com/gypn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讨论,或者在新浪微博上面关注我们。

*本文主页配图来自互联网:http://jishi.xooob.com/wh/20095/378846_1069650.html

[2]: http:// hicape.com/2011/07/diaries-zhaox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