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06  by赵轩

Semester At Sea之所以是Semester At Sea,并不仅仅缘于某一个机构或者组织精心打造的剧本;是缘于这船上的每一个人,他们相互支持、相互分享、相互关怀,才建立起了这个难以置信的community。

 

(回来之后的生活,常常觉得如在云端,如临梦境,总是脚踩不到生活的地面。往往睁开眼就会迷茫,我这是在哪里,我今天应该干什么。但有一件事情却可以肯定,你踩在地面上,不会晃动,不用担心今天的风浪会不会很大。那些风浪的日子,竟遥远得好像一个梦境,甚至你都无法确定他是否曾来过。

此乃开篇题外话。)

 

离开Semester At Sea已有十天,记忆褪去得异常迅速,好像那片蓝色的海,那艘摇摆的船,那轮空中皎皎的明月,那些熬夜写作业赶论文的日日夜夜,那种餐厅里弥漫的意粉和不知名香料的气息,都已经是旧影集里泛黄的照片。所以我决定要抓紧这些日子,抓住那些飞驰而去的记忆,让我在离开前更多地呼吸到她的气息。

就从“人”开始吧。

 

Semester At Sea之所以是Semester At Sea,并不仅仅缘于某一个机构或者组织精心打造的剧本;是缘于这船上的每一个人,他们相互支持、相互分享、相互关怀,才建立起了这个难以置信的community。我们相互确认彼此在港口的旅行是不是安全,我们相互倾听每一天开心或者不开心的生活经历,我们为这个community举办各种义务课程和讲座——有Julia的阿根廷探戈,有Sara和Brittany的非洲舞蹈,有John的High C合唱团,有Jack的太极课……太多了,这样的活动充满了我们每一天的日程表,每个community member拿出自己的特长、精力和时间,和这个群体无偿分享。正是他们的热情与慷慨启发了我,使得我和Chris一起花费三天时间,准备了一场讲座,和大家分享中国东西南北好玩的地方。

我们备受敬仰的院长Dan曾在博士期间对Semester At Sea做过研究:一开始,这些人们的谈话中常用“我”这个词;而后来,就变成了“我们”。

没错,我们。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于茫茫人海中相逢于一艘环游世界的船上,我们从陌路,变成了患难与共的好友。

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又突然开始想念我的那些朋友们。我要把他们勾勒一番,以此感谢他们带给我的那些美好记忆。

 

我的同龄朋友****

Addie:最虔诚有爱。富有爱心与社会责任感的姑娘,在电影节上关于人口贩卖的短片和她在环球旅行中做义工的短片Everyday深受观众喜爱,也使我深受震撼。毕业演出上的探戈跳得美轮美奂。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我们是图书馆的同事,关系非常好,她也是老板Mary最喜欢的两个学生助理之一(另一个就是我啦!)。

Abdulaziz:最沙特。名字阿卜杜拉什么的嫌长,简称Z。船上另外两个沙特人Rida和Yousurf,住在我船舱对门。我第一天认识他们的时候就问,“你们是不是可以娶四个老婆?”

Luis:最憨厚。超级憨傻的拉丁裔美国人,母语西班牙语。整天开心得没心没肺,甚至有时候非常2(中国学生的一致意见)。现居Boston。

Jenny:最善良可爱。超级可爱而热心的美国小姑娘,住在南加州,在东北部上学。和我们船上一个叫做Anna的委内瑞拉女生长得几乎一样,因此总是被我们混淆。她的一个朋友Jason很喜欢她,在才艺表演那天弹唱了一首为她而写的歌,我们都看好他们发展出一段源于SAS的爱情。

[][1]

Ross:最甜美笑容男。长发的时候像笑容甜美版的斯内普,笑容腼腆可爱,土生土长的德克萨斯人,生物专业,大三了还对申请Ph.D.没概念——生物专业是每次我遇见就忍不住一边momo一边幸灾乐祸的专业……伤不起啊!

Maria:室友三号。我的外间寝室的室友,美国白人,护士专业大二学生,身材好,比基尼很多,常在七层甲板游泳和晒太阳。在美国有男朋友一枚,所以在船上作息正常。常常晕船,是我们寝室睡觉最早的一个……

Laura:最热情观众。来自加拿大Toronto,大约是家乡纬度高,眉毛和头发呈淡金色。我们时而一起活动,她极热情有活力,尤其善于在冷场时好心地给尴尬的独角戏选手欢呼捧场。

Sarena:英格兰情调。英国人,在美国生活了十年。虽然已于去年毕业,今年仍参加Spring和Short-time两期航行。在Vagina Monologue的话剧表演中,以一口字正腔圆的英伦腔和投入的独白征服了观众。

Adam:最迷人乐手。剃头前也是长发,深眼窝,亦邪恶亦可爱的样子。在第一次Talent Show之后他带着扮演Bad Romance里面Lady Gaga的野兽的舞台装,随后在我弹钢琴时彼此结识。后来他跟我学了一节中文课,我跟他学了两节课非洲鼓,人非常爽朗和善。

Lingtai:最花样美男。复旦大三英语系学生,头脑聪明,知识面很广,很会在镜头前摆pose,比我们都有“洁癖”!

Craig:最纯良正太。图书馆同事,工作勤奋人也热心,很正太,于是常被常年坐在图书馆吧台一样高脚凳上的我搭讪。

Beixuan:最脱线可爱。复旦大三心理系学生,常常打扮一身粉色,超可爱娃娃脸(捏~)。常用清澈无辜的目光问我们问题,然后被一桌人“爱怜的鄙视”的眼神虐回去。

Alyssa:最聪颖独立。新加坡人,在U.Va.读书,三年毕业,到纽约从事金融工作。弹得一手好钢琴,和钢琴师John关系很好,是她把我带去John的录音室。也是船上的work-study学生,为Amy的career planning项目做助理。喜欢独自旅行。我们对旅行和音乐都有相似品味,关系很好。

Laura:最感性神秘。在印度的homestay时我们分在一个家庭,一起坐在床上聊天因而相识。非常感性,注重身心交流,练习瑜伽,主张在身体感觉想素食的时候素食,有种神秘而纠结的气场。

Tian:最欢乐热心。云南昆明人,在Pittsburgh读书,舱位住得离我不远,由于囤积大量食物,经常遭受我盘剥。此外订了“你妹祝你快乐”冰激凌蛋糕,一群中国学生合着辣子鸡吃蛋糕,场面极其欢乐。

Obai:最政治潜力。美国黑人,梳一头小辫子,即将从社区大学到UCB读书,政治专业。我们相遇在美国去巴哈马的飞机上,是我遇到的第一个SASer。很有政治野心,感觉上仿佛希望做第二个奥巴马。作为2011春学期学生代表在Aumni Gathering讲话。

Chengyi:最小年龄。复旦大二学生,是唯一一个年龄比我小的中国学生。人很纯情很可爱,从一上船起就和美籍华人Sean开展了一段缠绵的“异国恋”,两人一起环游世界,在世界很多角落见证爱情。

Don:最灿烂笑容。我觉得这类长相很中欧的哥们要比新英格兰模样的帅哥更迷人许多,尤其是Don巨大的笑容总是让人心情很好。我们一起给非洲舞蹈打鼓。

Liz:最清纯性感。来自芝加哥的白人女孩,一起在图书馆工作,有非常活泼明亮的邻家妹般的愉悦笑容,以及令人不得不注意到的傲人身材~我们一起做Pop culture上的纸币研究~

Chris:最旅行经验。在北京定居一年有余,从留学咨询服务中找到了摇钱树。已经是第三次参加SAS环游世界,并将在这个夏天进行第四次航行。前女友是中国海关工作人员……有一点中国通的趋势,人极好,常常分享旅行信息。喜欢天天吃甜点。

Chloe:最淳朴可爱。其四人一行在柯唱带领下游北京两天,又在我的带领下游杭州两天。纯良之人。借我Stress Management练习册,上面写到的关于十年内找到好工作、还清读书贷款的“人生目标”,让我意识到我有多幸福而无忧无虑。

Eric:最威武保镖。母语西班牙语。第一天work-study学生见面时候我们相识,言谈中发现他居然2008年时是小布什在奥运会上的保镖,曾去过五、六十个国家。人慷慨热情,对我总是不吝言辞地赞美。目前准备在中国工作和定居。

Jack:最认真可爱。祖籍亚美尼亚的美国人,太极专家,在船上免费开太极workshop。我们中国学生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们曾争论到底是男人比较可爱还是女人比较可爱,后来发现他是gay一枚。人极好,问他各种政治、历史问题总会得到非常详细、认真而负责的解答。

Wang Fan:最文化融入。来自汕头大学的大三新闻女生,长得非常混血风情,有点像曾子墨。曾在2010年世界杯期间在南非实习。期间很独立很有见解。作为在中国读书的同学,与美国同学融入得最好,值得大家学习。

Nate:最“自作腔调”。这里的自作腔调并没有否定Nate其人的意思,只是觉得他说话非常Gossip Girl中Chuck的腔调,和高高抬起的下巴,大约是自以为性感迷人。不过其人非常好心,帮我拍照和拍DV——改日我会将这段介绍MV EXPLORER的DV上传。我们在夏威夷一起跑去吃日式料理——就是在那一家店,我把我的旅行笔记本丢了,泪奔。

Mina:室友一号。就是我对面床的室友,住在圣地亚哥,有越南血统,但长得很拉丁美洲。有专业美甲师证书,喜欢打扮我们卧室的墙壁,选修五门课,最后全A,在学习刻苦方面绝对是我的榜样,个人物品井井有条,作息规律,这些方面非常都值得我学习~不过,只要她和她的朋友们在一起,每一句话都带F***in’这样的词,非常如雷贯耳……

Jessica:室友二号。住在外屋,和Maria一间。非常可爱的人,待我很好,在船上也比较融入主流文化。最喜欢叫她的昵称Jessie一边跑去撒娇~她过生日我们都给她画生日卡~

Weicong:最日本姑娘。河北石家庄人,在日本长大,在Boston读书。大家常称呼她的日文名Isan,行礼、说话的方式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日本文化里长大的~人很可爱很友善。

Ye Wei:最叶子哥哥。复旦大三社会学学生。叶子哥是个形容词,用来形容像此人一样兼具冰山女王气场和江湖侠气的人物,复旦科幻社前社长,擅长在船上熬夜倾听各种倾诉~

Wei-man:最台湾姑娘。来自台湾体育大学的研究生,在船上工作,因此不需要支付任何项目费。与中国学生关系很好。来自台南,比较绿,但除了政治观点不同,人非常好。

 

长者篇(游客、教授以及员工)****

Paul:最中国友好。我船上最好的长辈朋友之一,中国石化SinoPec副总裁级别顾问,每年在中国各个城市工作4个月。非常爱他的妻子Teresa和一双儿女。我们俩话唠喜欢絮絮叨叨地谈论任何有关中美的所见所闻。把因特网借给我用,节省我几百美元的上网费。教他唱《明天会更好》。Paul和Teresa这对夫妻超级喜欢我。

John:最魅力大叔。船上的钢琴师,作曲家,在好莱坞教钢琴,为电影配乐,也是SAS校歌的作曲者。琴法华丽,在船上为Global Studies配乐,组织合唱队,尤其是为Freedom In Creation写的旋律才华横溢。在加纳陪我捡可可豆,也曾录下我弹的曲子,为我写过一首钢琴曲。与妻子Randi一起开车载我从圣地亚哥到洛杉矶,他们在洛杉矶的房子每一个细节都可爱极了,临别把花园里的白玫瑰剪下来送我。

[][2]

Andrew:最公益青年。Freedom in Creation创始人之一,通过鼓励乌干达地区的孩子们进行艺术创作,将绘画作品出售来筹集钱款,在当地打井解决饮用水困难。在船上开展了数个Freedom In Creation分支,在南非下船回到乌干达。邀请我组织中国学生在Social Service晚会上合唱中国歌曲——我们合唱了《明天会更好》。

Mary:最有爱老板。Mary是船上交口称赞的图书管理员,非常乐于助人、亲切友善、有耐心和爱心。虽然因为调时钟的缘故我时而迟到,但Mary从来不发脾气,只是打电话叫我起床。当年计算机博士毕业,18年后改学图书馆专业。丈夫Kelly在机房工作,是一对非常可爱的夫妻。和Paul一家相识已久,当年就是她把SAS介绍给Paul。

Bill:最熬夜员工。六十岁左右,主管志愿服务,因我们在楼道里偶然搭讪时认识,而后逐渐相熟。他蛮喜欢我,曾送给我两个多余的陆地旅行项目,可惜一个被我睡过头错过了,另一个在日本被取消了。我们在机房的“固定位置”相邻,因此常暗自“比赛”谁更能熬夜。参加了杭州trip第一天的旅行,将为SAS与ZJU有关组织的合作牵线搭桥。

Adam:最温润笑容。船上的摄像师,我们在Dominica相识,但直到中国才彼此相熟。他在杭州trip上,将我们的旅行全程记录了下来,并张罗了许多采访。扛着摄像机环球旅行,非常敬业。笑起来虽然有一丝腼腆,但是很温和。

Dan:人生导师。人称Dean Dan,可见是院长(Dean)。第四次与SAS航行。言谈之间充满智慧,在船上有极高威望,备受尊敬。我是其人的忠诚粉丝,几乎每场讲座都必录像和做笔记。曾有两次比较深入的聊天,期待着在美国时常拜访他,询问人生发展方向。

Bill:最幽默医生。人称Doctor Bill,可见是医生。全科医生,经常和SAS旅行,是非常友善和蔼的老医生。言谈妙趣横生,很受大家尊敬。声音沙哑,非常有特色。与另一名医生Laura一起发明了whole-body condom,用于防止蚊虫叮咬在内的各种环境威胁(玩笑)。

Fu Teng:唯一中国教师。国际政治专业,在船上教授中美关系等课,与中国学生圈关系很好,因为英文名为Margaret,被我们戏称为“马老师”。即将结束在BU的任教,在麦肯锡开始崭新的咨询工作生涯。同时不定期发邮件与我们分享最近的信息和机遇,鼓励我们成为文化的桥梁。

此外,朋友当然还有很多,但以上这些,这就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些SASers。

正是他们,点亮了我的104天经历,也将点缀此后我的人生轨迹。

 

本文链接:http:// hicape.com/2011/08/semester-at-sea-chp2-7/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轩的小航海时代,近期将会开始和大家进行交流。

阅读更多赵轩《追寻生命之光——环球游学,那些并不遥远的故事》

 

您可以通过RSS阅读器订阅“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文章:
http://feed.feedsky.com/gypn
欢迎发表评论,参与“全球青年实践网络”的讨论,或者在新浪微博上面关注我们。

[1]: http:// hicape.com/wp-content/uploads/2011/08/15.jpg [2]: http:// hicape.com/wp-content/uploads/2011/08/2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