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清之

上Sustainable Social Entrepreneurship那个课会让我忍不住想去创业。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改变世界。想起来如果个人能为这个世界做一些让它变得更好的事,那为什么不呢?第二是因为Georgia的话。他说在成为一个老师之前他有个三次创业经历(其中一次就是斯坦福D.School),但一开始他也担心创业的风险,担心不是一条Safe Path,但他的一个老板对他说了一句话:“If people are thinking of the risks of doing he’s own business, let’s think of the risks of not doing his own business.” 他想了想,觉得很对,不仅有公司垮,被剥削,被炒鱿鱼的风险,还要把自己宝贵的生命浪费在自己的心不在的地方。

我也想在自己的生命年华里做能把世界变得更好的事;我也想在自己的生命年华里做我真正热爱的事。

不过我还没法那么快下结论,有时候觉得自己好人云亦云。昨天听桥说她想去咨询,就喜欢那种忙碌的生活,我也觉得未尝不可;今天看那么多年轻的企业家创业的历程又觉得真inspiring,也想去尝试……这都行不通,我得自己在这次旅程里好好去探索。

Sustainable Social Entrepreneurship这个课到目前教给我最重要的东西是——创造力。我一只知道我欠缺这个,但从未意识到它是如此的紧迫与重要。我问Georgia:“创业者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新西兰的老师告诉我学术界的答案是后天的,而很多创业者自己却认为这是天生的——他们说你走到一个房间,一嗅就能嗅到哪些人是创业者。”Georgia的回答客观而深刻:“每个人都有一部分创业者的特质,但很多时候是看他的教育经历里有没有把他的创造力给带出来。”我问自己,为什么创造力对于创业者那么重要?很多国内企业,不见得创新了什么,人云亦云地走加玩弄一下潜规则,不一样赚了很多钱?

可是那样的公司一定是不会被历史铭记的企业。富有创造力的创业者才是真正能让一个国家的经济充满活力的主角。

于是我想,我们要去改变的中国的教育,是不是就应该在激发学生的创造力上发力呢?要说美国的教育比中国的教育强在哪,我想第一就是强在对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其二则是强在对知识的严谨和对学生的尊重上。下面就让我用我的几节课给你举个例子。

Sustainable Social Entrepreneurship第一节课如之前我给你所说,让我们感受了一下解决一个现实中的公司问题的场景。同样,那种头脑风暴的要诀,就是要有节奏的快——5分钟说问题,5分钟自己思考,30秒每人发言,10分钟综合讨论。第二堂课,则告诉了我们Design think的一个大体原则:

Empathy ==> Define==>ideate==>prototype==>test==>Empathy

绝非老师一个人在台上演讲,75分钟里,我们通过一个日常生活里的例子把整个循环都体验了一遍:重新设计一次送礼物的经历。两个人为一组,我们互相采访对方的一次送人礼物的经历,每轮3分钟;第二次3分钟里,我们对刚才所获取的信息进行深度挖掘(Empathy);第三个三分钟,我们写下挖掘出的对方的需求和问题所在(Define);第四个三分钟,自己写下为对方redesign的5-7个送礼物的方式(ideate);第五个三分钟,很快地把自己初步构想的方案和对方讨论,得到反馈(prototype and test);第六个三分钟,找到其中一个进行深度策划;第七个三分钟:debrief。在这个过程里你看到了,每一个环节进行得非常快,我们都说感觉自己还没问完时间就到了。George说,“那就对了,在激发创新灵感的时候不需要充足的时间,那样会把时间浪费在构思很多无用的东西上。”

而最近的这节课上,George和Daniel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挑战:9天之内找到一个解决船上可持续用水的办法。同样要用以上那个Design thinking的原则,我与两个美国女孩和一个印度企业家一组合作。同样,George和Daniel没想把问题甩给我们就跑掉了。在这九天里,我们会有三节课,大家的project进度顺着这三节课来,每一节课都会对下一步要用到的Design thinking的那点深入讨论。

那关于这个Project的具体情况,就请听下回分解咯!

 

2013.1.20

注:作者系Semaster At Sea 2013年学员,后面将会和大家分享系列SAS环球游学经历和见闻,阅读系列文章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