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一件个性化的事情”

文/梁晓帆

我们开玩笑地称晓帆是晓“fast”,有想法、做事雷厉风行的她在我们心中是完美学生的典范。

她总说自己没有特别突出的一点,没有拿过班上第一,没有什么特长,最高的奖项还是在高中长跑田径赛中拿过第一名。

然而这样“简单”的她,对于教育这件事情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和见解,她宿舍的墙上贴着每天的安排和学期的三大目标,她每天睡前都会留半个小时给自己进行自我反思,她的技能点里Self-regulation(自律能力)排第二位,高中她创办了Junior Ivy高中生公益组织(基于高中生的信息交流平台),她两年修完了伯克利的社会学学位。

她打开电脑给我看她高中时候打篮球的照片,费了老半天劲我才从一群短头发的女生中认出她。她说那时候的自己一直在思考性别的事情,关于自己到底是不是“假小子”。因为她发现,喜欢篮球的女生大多是短头发、有着所谓男孩子性格的女生。她还发现,历届的体育部部长包括她自己,都是属于社会所普遍认为的“假小子”类型的女生。

可是是谁规定了男生女生就要有特定的性别气质?这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在性别这件事情上,自己对自己的认识和看法不仅仅是由自己决定的,社会、学校和所接受的教育对自我的认知有着不可避免、不可忽视的影响。这一次的思考,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她自我认识的大门。

关于对教育的思考,她说那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她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患着“好学生综合症”的人。她参加没有人愿意参加的长跑比赛,凭着一股韧劲拿到第一名;她三次面试体育部被刷下来,却始终相信自我效能,即相信自己能做到就是能做到,最后成为体育部的部长,甚至最后成为了学生会主席;她也曾是一个会把分数和自我价值挂钩、把分数和自己喜怒哀乐挂钩的学生,于是在被推着走的中国教育体系中努力想考一个好的分数;她也曾和大多数中国学生一样,一到周末就去补习数学英语,不停歇地接受信息,却鲜有时间停下来进行自我思考。

然而高二的一个经历,把她引向了对于教育的思考。当时的一节课里,老师在她的班上播放了一节哈佛关于Justice的公开课,她被里面的内容深深的吸引了。于是她给自己定下目标每周看一到两个章节,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把所有的课都看完了。这是她第一次给自己额外的布置作业,第一次自学体制规定外的东西,这种自主性学习让她感觉收获非常大。她也由此开始思考学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在当时几乎身边所有同学都在被高中的学习推着走的时候,她开始尝试做很多和学习并没有关系的东西。Junior Ivy公益组织就是其中一个,她希望给更多的高中生提供一个接触学习之外的东西的平台。于是Openschool(开源学校),一个任何人都能够当老师的地方由此诞生。她向公众收集课程,接触联系不同领域的人,免费提供课程给高中生,例如开办3D打印、应用喜剧、古文字入门的课程等等。这些经历更加帮助她形成了自己对于教育的独特认识。

晓帆说,如果当初没有申Minerva,她一定会后悔一辈子。她坦言,真正的好奇心、自主学习和构建自己知识系统的能力是她在Minerva的这个学期才真正学到的。专修社会学的她在Minerva,看到了教育的更多可能性。

她谈到Minerva的教育其实是Alternative Education的一种,它在传统教育的主流中提供给你一个新的视角去重新看待教育这个问题,去思考教育的本质和教育与人的关系。对于她来说,在不知道Minerva之前,她并不知道教育除了传统大学的模式外还可以是什么样子。在知道了Minerva后,她开始探究教育的各种可能性,也意识到了传统教育系统迫使她内化的“好学生综合症”的症状。内化(Internalization)是指人会将外界附加的意义消化后变成与自己相关的意义。比如说人们总是会把成绩好定义为一个好学生的标准,致使学生会因为成绩不好而自我否定。

同时,Alternative Education教会人们如何批判性的思考,如何建立“自我过滤器”。现代的教育不是为各个阶级所有人设计的。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教育被用于社会分层,将人分类。因为如果你是一个印第安人,当你在美国大学上一部西部牛仔电影分析课,你会发现电影的内容甚至是影评很多都将白人描画为英雄而印第安人为反派。那这个时候,你有没有批判性思维和选择性接受知识的过滤器就很重要。Alternative Education的出发点就是Self-centered Education(以自我为中心的教育)。 与把跟你的生活情景不符的学习内容强加在你身上的教育方式相比,大部分Alternative Education强调自身经历与所学内容的统一。在Minerva的课堂上,晓帆很喜欢的一点就是教授和同学会经常问: What does it mean to you? 当大家把自身经历带入课堂时,这样的分享往往能让人眼前一亮。

再者,Alternative Education可以帮助你意识到很多在传统教育系统里被忽视的东西。比如说Minerva的Active Learning Platfrom(Minerva自主研发的网络实时教学平台)里的表情工具。在我们的课堂上,当听其他的同学的发言时,我们可以按下键盘的某个键,这时在头像视频那里便会出现困惑、赞同、开心、哈哈大笑的表情来表示我们对于发言内容的实时感受。这一项功能启发了她对于情绪在教育里面的意义的思考。在传统的教室里,我们可能根本不会留意学生在听到同学回答时的情绪表达和变化。然而在这里,情绪成为了一个可视的东西,我们可以观察它对于学习的影响,从而思考情绪在教育中的作用。

晓帆提到,如果一个人想尝试Alternative Education,做一个“非主流”的人,这里的非主流指站在主流中不被冲走,是需要勇气和技能的。Alternative Education能够系统地培养你在主流中保持自我的工具包,这也是传统教育很难做到的一点。在这个工具包里,其中一个重要技能是自我反思与自我认知,即明晰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第二个技能是自律与学会自己和自己和解,即培养强大的心智,有自己独立的思考。第三个是学会学习系统的思维方式。在传统的大学里面,你也许可以通过学习成为一个具有批判性思维的人,却很难从主流中抽离出来去重新思考教育的可能性。然而Alternative Education却给你提供了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正是这些非书本上的知识与技能组成你的强力后盾,帮助你在主流中不被冲走,甚至逆流而上。

对于晓帆来说,教育是一件很个性化的事情。没有所谓最好的教育,从来都是这个教育方式适不适合你。相信有一天,晓帆对于教育的思考和行动能对教育这个行业注入新鲜血液。

 

注:本文得到作者授权转载,原文转载于Minerva密涅瓦。{#post-user.rich_media_meta.rich_media_meta_link.rich_media_meta_nickname}

封面图来自Minerva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