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很幸运能以这段有意义的的交谈和晚餐来给这一年的瑞典生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我和Anita是通过菲认识的,两星期前我们约好时间在我家见 面。她来的时候我正在做汤,她问道“这个汤叫什么名字,或者是你自己创造的?”,“那就叫Yafang soup吧”我笑着说。原料用番茄土豆粉丝海苔,慢火煮成浓汤,外加孜然青椒肉卷,清亮亮的汉中仙毫两杯,这就是我们简单的晚餐。 Anita说汤好喝,问我还会再做吗,我说当然会了,而且下次应该是给我爸妈做。这自然话题来到了家庭。她说起了自己在斯德哥尔摩学……

阅读全文